當前位置:主 頁 > 愛情故事 >

一個人的號碼

時間:2020-07-01 作者:霜天盈月 點擊:

  他總在醉酒以后,給她打電話。

  那么難記的十一位的號碼,在他喝醉的時候,卻突然清晰得像是刻印在手心的掌紋。電話撥出去,不管多晚,鈴聲響過三遍,便會傳出她柔柔的應答,那樣寧靜的聲音,有一點沙啞,在紙醉金迷的喧囂里,一下子,就凝住了夜。

  他斷續地訴說著生活,快樂與委屈,憤怒與不平,工作上的,朋友間的,絮絮叨叨一連串混亂的話語,他自己都不知所云,但她總是懂的,而且,從不打斷,耐心地聽他說完。

  聽到她柔軟的聲音道再見,他才滿足地掛斷。

  他是喜歡她的,他想。

  他奇怪,清醒時打電話給她,總需要查找手機存儲。可是,晚上,他喝醉的時候,卻總會念念不忘地、清晰地想起她的號碼。

  他的手機,如同他逐漸發達的事業,從諾基亞到三星,從普通的到彩屏和弦,一樣樣地換,她的號碼總是最先一個儲存進去。

  在手指按向鍵盤的瞬間,他仿佛感到她暖暖的聲音拂面而來,心瞬時濕潤了。

  她也是喜歡他的吧,他想。

  可是,她一直是那樣淡然的,保持著高貴的矜持,看不出歡喜。

  只有在天旋地轉的醉酒的夜晚,她那清朗的或迷糊的聲音,讓他感到一點寬慰。

  終是沒有了耐性,他娶了另外的女子。

  那個嬌笑連連的小女人,會在深夜的電話中,撒嬌地說,想他。

  喝酒的日子,開始被戀愛的甜蜜所占據。不再通話,便很容易淡忘了她。

  只是偶爾,在翻找別人的電話時,那熟悉的號碼一閃而逝。他的心念微動,而她的名字,卻已湮沒在匆匆而過的漫長名單中。

  他的生意越做越大,爛醉如泥的應酬也漸漸地多了。他的太太,終于沒有了溫雅的關心和問候,到不聞不問,到厭惡指責。

  漸漸地,他習慣了冰冷黑暗的家,和沒完沒了的爭吵尖叫。

  只是,那一天,在和客戶喝完酒,搖晃著向外走時,他聽見同去的他的一個年輕助手,給女朋友打電話:“呃,親愛的,我喝多了……”

  剎那,所有關于她的記憶如巖漿穿透地殼的裂縫一般,洶涌出來。

  他顫抖地摸出手機,有多久了,他依然記得她的號碼,隱隱約約的十一個數,他打了過去。“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。”他一驚,怎么可能呢?是記錯了么?

  他從手機存儲中找到她的號碼,再打過去。

  還是空號。

  在霓虹紛亂的馬路上,他一遍遍撥打著這個號碼,每撥一次,心就冰冷一寸。而那空號的聲音,仿佛是在提醒這號碼從沒有在他的生命中存在過。

  輾轉了很多人,他終于打聽到她家的電話。

  他滿懷期待地打過去,很長時間,才有人接起。

  是她,雖然,朦朦朧朧的,他還是一下子聽出了她的聲音。

  他說,我,喝醉了,想起了你。

  她還是那樣沉靜地回應,好久不見了,還好么?

  終是生分了,不知該說些什么。

  他問:原先的那個號碼,為什么不用了呢?

  在電話的那頭,她幽幽地嘆息:其實,我一直都有兩個手機,一個白天工作用,而另一個,二十四小時開著,雖然那號碼只有一個人知道,但我希望,那個人醉酒的時候,能第一時間找到我。

  空氣在剎那間凍結,周身的血液瞬間凝住,他的胸腔像被尖利的匕首劃開,劇烈地疼痛。

  她掛斷了電話。

  他突然蹲下身子,不可抑制地嘔吐起來。

  手中,顯示著她名字的手機屏幕忽地暗了下去,那些曾經的記憶,一下子沉入到無邊的黑暗的寂靜中。

  終于知道了,那個號碼是真的存在過,而且,曾為他一個人而存在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