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職場故事 >

老婆三打老板

時間:2012-04-25 作者: 點擊:

這天晚上,齊民垂頭喪氣地回到家,耷拉著腦袋,皺著眉頭,一副秋后霜打過的黃瓜秧子相。老婆耿琳見狀,忙問:“怎么啦,一副陰不死陽不活的樣子?”

  齊民深深嘆了口氣,搖搖頭,沒有說話。耿琳是個急性子,提高嗓門追問:“說,到底怎么啦?有事別憋在心里,會憋出病來的。快說!”

  齊民被耿琳逼急了,只得說出了心里的不快:“今天上班時,公司里進了一批貨,老板發現這些貨跟我們訂單上的質量有出入,就大發其火,指名道姓地罵我,還說要扣我的獎金。可是,進這批貨,我根本沒有插手,老板這么對待我,讓我心里難受死了。”

  耿琳聽后,忙勸齊民想開些,老板罵員工那還不是司務長喝稀飯——隨隨便便的事,別往心里去。齊民卻直搖頭,說:“沒那么簡單,公司里那么多人,為什么老板偏偏單點我的名罵?最關鍵的是,那事根本與我無關,我是被冤枉的。”

  齊民這人本來就膽小,現在平白無故地讓老板臭罵一通,當然一時難以釋懷,耿琳磨破嘴皮勸說,他還是難以平靜。耿琳看到他老這個樣,也惱火起來,氣呼呼地說:“你們老板也太不像話了,簡直就是欺人太甚!不行,我找他說理去。”

  齊民害怕起來,耿琳的脾氣他是知道的,火爆得很,她去找老板不知道會干什么事出來。可是,耿琳根本聽不進齊民的話,袖子一捋,沖出家門,說:“老娘我讓他知道我的厲害!”

  耿琳業余愛好武術,功夫不一般,齊民后悔起來,萬一她風風火火地找到老板,鬧出什么事來怎么辦?齊民在家如坐針氈,心里默默祈禱:耿琳啊耿琳,你一定不要意氣用事,老板可不是好惹的,老板厲害咱惹不起,還躲不起嗎?了不起我不在那里干。

  好不容易等耿琳回來,齊民忙問:“你找老板啦?”

  耿琳輕松地說:“找啦。”

  齊民小心翼翼地追問:“他是怎么說的?”

  耿琳擺擺手,大大咧咧地說:“沒說什么,就你老板那德性,能有什么話可說。找到他,我自報家門,然后拳頭相見,直接開打,像他這樣的垃圾老板,只有拳頭能夠讓他知道厲害。”

  齊民嚇得渾身直哆嗦,問:“你真打老板了?”

  耿琳揚起拳頭,說:“看到沒有,我拳頭現在還是紅的,就是剛才打的。真痛快,打得真痛快。”

  齊民“媽呀”大叫一聲,埋怨耿琳說:“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嗎?老板能打嗎?本來他就在給我穿小鞋,你再這么一鬧,我怕是在公司里真呆不下去了。”

  耿琳滿不在乎地說:“此處不留爺,自有留爺處,處處不留爺,爺去賣豆腐。他平白無故地罵你整你,我為什么就不能報一箭之仇!打他還是輕的,依我的脾氣,真想廢了他,看他敢不敢再欺負你!”

  事已至此,齊民知道再多說什么也沒辦法挽回,只得盼著老板能夠寬宏大量,不計較這事,可是被人打不是小事,老板能放過嗎?

  第二天,齊民跟賊似的走進公司,見人低眉順眼,溜著墻角來到自己的辦公室,眼角卻不住地往老板辦公室瞟,每次聽到開門關門聲,心里都禁不住跟著一顫:如果這時老板請他,那一定是讓他滾蛋。不過,好半天下來,老板出出進進好多次,卻一次也沒找齊民,好像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似的。但從老板的臉色上看,他還在生氣,一點笑意也沒有。

 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,一回到家,耿琳就追問:“怎么樣,老板對你有好臉色嗎?”

  齊民搖搖頭。耿琳頭一昂,氣呼呼地說:“還反了他!不行,今晚我還得教訓他。”

  齊民一聽,臉上的汗刷地流了下來,求情地說:“姑奶奶,你還嫌不夠啊!千萬別再惹事了,我已經想開了,不氣了。老板訓人罵人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嗎,眼一閉就過去了,又不會少我一點什么。”

  耿琳大聲斥責道:“廢物!老板怎么啦?員工怎么啦?大家都是人,他憑什么無緣無故罵人?我非讓他嘗嘗厲害不可,直到他賠禮道歉。”

  說著,耿琳轉身就往門外走,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。齊民連忙拉住她,讓她別去惹事。耿琳眼睛一瞪,沖著齊民大吼:“你再敢攔我,我連你一塊收拾。”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