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友情故事 >

情路上三個人的天空

時間:2014-07-12 作者:未知2 點擊:

  每個晚上,客廳里的電視都會播著熱鬧的連續劇。爸媽坐在沙發上一如既往,一個快睡著了,一個看得津津有味。我曾無數次的想過,這也許就是婚姻生活的真相。也許還應該學算得上是幸福的婚姻。 

  那個晚上,我躲在房間看小說,不期然與書中的主人公產生共鳴。一樣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子,不另類,不出色,就連容貌也是平平淡淡的美,但也有著自己的夢想,因為平凡,婚姻就成了唯一值得向往值得費心費力的事了。一所很大的房子,雪白的蕾絲花邊的落地窗簾被風吹了起來。身穿白色衣裙的漂亮主婦忙來忙去。然后,樓下傳來了汽車的喇叭聲,是成功的西裝革履的丈夫,手里拿著禮物……忽然間,門鈴響了起來。然后,是爸媽讓客的聲音,然后,是叫我出去。來的是桑娜的媽媽,我們家幾十年的老鄰居,廖阿姨。廖阿姨糖尿病三個加號,平時很難再出來串串門兒了。她看到我就開始抹起眼淚來了,說看到我,就像看到她們家桑娜,桑娜比我大五歲,五年前嫁到了大阪。丈夫雖然離過婚但是是日本有名大公司的職員。桑娜結婚的時候我還在處地讀書。不過聽我媽講,也是很風光的,五星級酒店辦的宴席,丈夫看起來也儀表堂堂。雖說,老人家對嫁給日本人,還是離過婚的總有一些微詞。可是,對于桑娜來講,她大概是想用這樣的方法來實現對婚姻的愿望。那時候,廖阿姨身體還好,有事沒事拿了桑娜在大阪家里的照片過來看。照片里的桑娜穿著裁剪合體的家居服,站在別墅門前碧綠的草地上,臉上的笑容像陽光一樣的燦爛。

  我初初以為,廖阿姨的眼淚只是緣于對女兒的思念。沒想到廖阿姨拉著我的手泣不成聲的說:“想來找你幫忙的呀,不好意思開口。桑娜出事了,現在住在精神病院里。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,我又是這樣的身體。想請你幫我去把桑娜接回來,出國的手續,大阪方面會給辦好的。”平時我到是個挺自信的人,從小到大讓我一個人去做什么也極少猶豫過。但是,讓我孤身一人到異國他鄉去接一個病人,而且還是精神病人,我開始底氣不足。可是,桑娜的事,總不能不管吧,小時候我爹媽忙都把我寄在她家里,我是跟在她屁股后面進出的小尾巴呀。

  我靈機一動,想起了江寧,桑娜出國以前的男朋友。我有種直覺,無論當初桑娜是怎樣傷害了他,桑娜的事他依然不會坐視不理。

  于是找到了江寧的電話,他現在幫一個臺灣人做軟件開發,也算是半個老板了。我在電話里講:“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,我是桑娜的鄰居,以前,總給你們當電燈泡的那個?”江寧在電話里哈哈大笑。我一腦門兒的汗,暗自慶幸自己有眼光。我們就約在了他們公司樓下的上島咖啡。我在電話里問:“太太會介意嗎?”江寧說:“還是孤家寡人呢!”

  印象中,江寧長得很像那個吳奇隆,但不知道這幾年變成什么樣,但一進咖啡廳看見了他,我便為桑娜開始不值起來,這么好的男生,她竟然就舍得丟了?

  他也一眼就認出了我,我們兩個人很快就沒了拘束感。我給他講桑娜的事,他低著頭攪著半杯藍山,我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,我覺得這種時候他要抽一支煙會看起來更酷。

  “桑娜,會愿意見到我嗎?”“她媽媽說,她可能不認人了。”我說。我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。我開始有點后悔,我只想到自己要怎樣少費點力氣就能把桑娜弄回來,才叫上江寧。可是那樣愛面子的桑娜怎么會愿意讓他看見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呢?或者說,其實在潛意識里,我一直是站在江寧這一邊的,對他是充滿同情的?我對自己這一個想法嚇了一大跳。江寧說,他的手續自己會辦好,去的時候通知他一聲。

  去出入境管理處的時候,我在辦理大廳遠遠的看到他,我想,自己到底做對了還是錯了呢?不過,有江寧在,我安心多了。而且,很快我就知道,跟一個可支配生活的人在一起實在是一件挺快樂的事,一切的事都有江寧來打理,我輕松的像一次外出旅行。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