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寓言故事 >

一杯羊肉羹的教訓

時間:2012-04-24 作者: 點擊:

  戰國時有個小國叫中山。有一次,中山的國君設宴款待國都名士。正巧羊肉羹不夠了,無法讓在場的每個人都喝到。有個叫司馬子期的人,就沒有喝到羊肉羹。他因此而耿耿于懷,便跑到楚國,勸楚王攻打中山。

  楚國是個強國,中山很快就被攻破。中山君在逃亡的時候,發現有兩個手持武器的人,一路跟隨著他,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他的安全。中山君很不解,便問道:“你們跟來干什么?”

  那兩個人說:“從前,有個快餓死的人,因獲得您賜予的一壺食物而幸免于難,他就是我們的父親。父親臨終前囑咐過,‘中山君一旦有難,你們一定要為他效死。’所以,我們是來報恩的。”

  中山君聽后,仰天長嘆道:“施與不在于多少,而在于其時機是否在別人遭受困厄時;怨恨不在于深淺,而在于是否傷及了人心。我以一杯羊肉羹亡國,而以一壺食物得到兩位為國效死的義士。”

  不得不

  亦 舒

  芭蕾編舞大師巴倫仙說:“我不要想跳芭蕾舞的人,我要不得不跳芭蕾舞的人。”

  他的意思是,不要業余者,要真正為生活掙扎的人才合用。

  為興趣做一件事,多么不可靠,今日興趣來了,多做一點,明日為了興趣,束之高閣,說不定還咄一聲:“這等低酬,還不夠我買一雙鞋。”

  一位友人去應聘一份電影節月薪數千的臨時工,人家很客氣:“閣下資歷太高了”,伊被看出根本不在乎那份薪酬,說不定一遇意氣事即時拂袖而去。

  為生活,前無去路,后有追兵,才不得不沉肘落膊,忍辱負重地背起工作擔子,工多藝熟,日后自有長進。

  虎父多犬子,那是因為老爸為生活,而小于毋需擔心衣食住行,出人頭地是畢生苦工,既然什么都不缺,誰會削尖了頭皮鉆營。

  一看到行家辭去全職專心寫稿,便嗯地一聲,破釜沉舟呢,要不名成利就,要不陣腳大亂,已無中間路線可走,志氣可嘉。

  雞·人

  抄一首王維的詩。為什么抄下這一首呢?因為這首當中,我沒有看到“詩佛”的影子。詩是這樣的:

  絳幘雞人報曉籌,

  尚衣方進翠云裘。

  九天闖閨開宮殿,

  萬國衣冠拜冕旒。

  日色才臨仙掌動,

  香煙欲傍袞龍浮。

  朝罷須裁五色詔,

  佩聲歸到鳳池頭。

  唐代大明宮早朝的場面和若干細節呈現出來了。我特別注意的,是那個“雞人”。他戴著紅色頭巾,在沒有公雞的大明宮擔當著報曉的角色。一個男人,在唐代,獲得了這樣一份工作,他像公雞一樣發出“喔喔”聲,他負責把這“喔喔”聲喊得宛轉、高亢、嘹亮——我猜想,當初競爭上崗的時候,他的出色模仿能力也不知淘汰了多少對手!他一路“喔喔”叫來,直到權力系統認定,只有他才是那只雄雞的化身,只有他能喚醒那個華貴、威儀的時刻——這一時刻,政治巫術讓皇帝成為“勤政”的主角,而讓另一個人變成雞。

  真是人生如夢啊。人上床會做夢,下了床也會被文化系統催眠。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推著你、拉著你、牽著你,你像夢游一樣地在做著事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