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哲理故事 >

歲月才是真正的對手

時間:2020-10-10 作者:未知 點擊:

  只有歲月,不會放過任何人。我不是寬容他,我是在寬容蒼老,寬容自己。

  公司全員大會上,所有人都對我的策劃案拍手稱贊,只有他,輕蔑地看了我一眼,指著方案說,這里欠妥,那里預算考慮得不全面。口氣刻薄而自大。

  對他的反駁和刁難,我早有預料,很多次,我都下定決心,要當著眾人的面同他好好理論一番。我相信,憑我的能力、魄力以及存在的事實,一定可以討回公道,打敗他對我不分場合的頻頻詆毀。

  可每次話到唇邊,又總被自己生生咽回。固定的位置,每次開會他都坐在我的斜對面,我剛好可以看到他。不過是短短兩年的時間,他的白發,已從鬢角蔓延過全部的頭頂,還有臉頰的皺紋,深深的,刀刻一般。眼神也漸漸渾濁了,即使重要的會議上,也忍不住打哈欠,有次瞌睡來了,他碰翻了裝滿水的杯子,狼狽不堪……

  原來他老了。看上去,甚至比我的父親還要蒼老。算來,也已經是五十六七歲的年紀了。正因如此,我一次次放棄了和他的對抗。盡管,作為公司領導層的一員,對我這個倍受其他領導賞識的新人,他屢屢刁難,無論公開還是私下,都對我質疑、排斥、冷言冷語——他將和賞識我的另外一個領導多年的積怨,統統轉移到了我身上。

  事實上,每個人都知道我是無辜的,我的每一點進步,都是靠著自己的能力和努力爭取來的。面對他的刁難,我心里委實地委屈。也曾氣不過,決心和他爭論一次,給自己爭回個是非公道來,還他以顏色,告訴他,我不是那么好欺負的。

  最沖動的那次,是在公司全體大會上,他將公司其他部門出的一點小事故也強加到了我的頭上,說在我負責相關部門前,公司從來沒有出過類似問題,而事實上,兩個部門是毫無關聯的。

  我的身體幾乎已經離開了座椅,話也到了嘴邊。可就在那一刻,我看到了他在對我頻頻的攻擊中,唇角,竟流下一絲口水,他慌忙拿了袖口去擦。老態畢現。

  我的心忽地松懈下來,還和他計較什么呢?

  我再次選擇了隱忍,并決定從此對他一忍到底。對他之后各種的言語和眼神,我只當聽不見看不見。久了,就真的聽不見了。即使有人對我說,他又如何如何攻擊我誹謗我了,我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回一句,是嗎?哦,沒什么……

  因為不在意,他的言語,漸漸就中傷不到我。我專注工作,越走越好,職位提升得很快。

  又過了一年,他到了退休的年紀,退休前,一場大病將他帶到了醫院。

  我還是決定去看看他,早已不把他當作對手,而是前輩。記得公司的老人說,在公司創辦最初,他也曾是那樣不遺余力,和大家攜手度過最艱難的時期,為公司的發展做出了極大貢獻。只是,公司在一天天發展壯大,他卻一天天走向衰老。

  買了果籃和鮮花,我去了醫院。

  他這一倒下,人更蒼老得不行,頭發全白了,面容消瘦,眼神里,全然沒有了一個男人的犀利,只剩了渾濁憔悴。

  我有些傷感,即使自己不同他計較,歲月也不會放過他。我誠懇地讓他好好休養,祝他早日康復。他不答話,只懷疑地看著我。我不再多說什么,起身離去。

  他退休后,我接替了他的職位,我的寬容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,也為自己贏得了一次新的機會。私下里,依舊有要好的同事替我抱不平,憤憤地說,你真是太好欺負了。

  我笑,其實,我不是寬容他,我是在寬容蒼老,寬容自己。因為所有人真正的對手,根本不是對手本身,而是歲月。因為只有歲月,才不會放過任何人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